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安徽十一选五玩法
第一時間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識與數據
下載鈦媒體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老錢香港,終于有了創業者

摘要: 近5年來,在互聯網創業席卷祖國大江南北的勢頭之下,香港同樣“蠢蠢欲動”。一場自上而下的創業潮正在香港進行,政府引導,地產商、大公司、大基金一呼百應。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鈦媒體注: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棱鏡(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耿荷 編輯 :張慶寧,鈦媒體經授權發布。

香港創業的星星之火已經點燃。

近5年來,在互聯網創業席卷祖國大江南北的勢頭之下,香港同樣“蠢蠢欲動”,試圖在傳統金融、地產等支柱產業之外,拓展新的增長動力。

這個新動力就是科創企業。

一場自上而下的創業潮正在香港進行,政府引導,地產商、大公司、大基金一呼百應。

香港老牌的地產公司新世界、新鴻基、信和等,為創業者們提供價格低廉的共享辦公空間。紅杉資本中國參與的香港X基金已經是挖掘香港創業公司的資本推手。

如今,香港創業氣氛漸濃。

2019年1月初,香港投資推廣署發布數據,截至2018年底,香港初創公司數目達2625家,同比增長18%,這些公司業務涵蓋金融科技、電子商貿、供應鏈管理及物流科技等諸多領域,其中逾三分之一的創始人來自香港以外地區。

2019年2月出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提出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這為香港,乃至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科創企業,帶來了新的政策支持。

香港開始期待,這座城市可以孕育更多的大疆與商湯。

給年輕人向上流動的機會

陳冠華是近幾年香港創業潮的親歷者、見證者和推動者。

1996年,陳冠華結束在美國羅徹斯特大學博士后研究之后,成為香港大學化學系的一名老師。當時的香港,還是一個地區性金融中心,香港的大學在基礎研究領域,尚無今日之地位。

目睹了香港過去20多年的發展軌跡,陳冠華對騰訊《棱鏡》說,變化出現在香港回歸后,大批人才涌入香港,一些人加入金融業,他們與香港本地的、國外的人才和資本相結合,將香港逐漸變成現在的國際金融中心。

還有一些人,加入香港的大學,推動了香港基礎研究水平。

“這兩撥人才的結合對香港的科創很有利,就像香港X科技創業平臺一樣,任何創業都是人才和資金的結合。”陳冠華說,香港不缺這兩項核心資源。

2013年,先后擔任過中華網、Gigamedia兩家知名公司CEO的禤文浩回到香港,創辦兒童編程教育機構朗琦科技公司。

“創業之初,當時香港的創業氛圍不是很好,創業門檻很高,租金貴,而且政府對中小企業支持并不多。”禤文浩創業期間沒拿過政府補貼,“我相信市場的力量,如果一家企業從開始就靠政府資助,那么生命力不會太強。”

香港的創業環境明顯轉好,發生于過去5年間。

香港政府意識到,在蓬勃發展的金融、地產、貿易以及旅游等傳統產業之外,需要挖掘新的經濟增長動力,在令經濟結構更加多元的同時,也為年輕人創造更多向上流動的機會。

2017年,林鄭月娥就任香港特首,明確支持香港科創企業發展是她上任后的施政重點之一。

在不少公開場合,林鄭月娥一再強調政府推動創科企業發展的決心。兩年多來,香港政府陸續出臺系列措施,包括增加對香港數碼港、科學院的資金支持,撥款200億港元以增強香港大學的科研實力,等等。

港府自上而下的政策支持,給了市場和創業者以信心。

香港的創業機遇出現了,那些滿懷夢想的香港創業者需要支持。2015年底,陳冠華和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琢磨著成立一個支持香港科創的平臺。

那時,李澤湘的學生汪韜創辦的大疆已經坐穩全球無人機第一的位置。

陳、李兩人找到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伙人沈南鵬,約在香港西環的湘菜館書香門第的二樓碰面。“在香港搞這個創業平臺能不能行?我們跟沈南鵬吃第一頓飯的時候,他就覺得這是好事情,應該做。”陳冠華說。

半年過后,2016年7月,陳冠華、李澤湘,以及紅杉資本、光大控股、歌斐資產管理等公司,聯合發起香港X科技創業平臺。香港X的關注重點是那些香港早期科創企業,特別是關注從高校走出來的科研成果轉化項目。

“我們給平臺取名香港X,X代表著未來、無限和想像力。”沈南鵬在香港X的成立儀式上說。

2016年底,香港X基金第一期募資完成,規模3億港元。陳冠華和李澤湘擔任普通合伙人,紅杉資本、光大控股以及歌斐資產管理等公司是有限合伙人,一同投資的還有諸多香港的大學教授。

過去兩年多時間,陳冠華和團隊考察了2000多個項目,投資了其中30個項目。這些項目不少是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走出來的。

“比如香港X基金在微電子領域投資的個別公司,估值已經是投資時的五六倍,雖然有3家公司接近倒閉,但也比預想的好。”現在陳冠華逢人就會講,香港目前是最適合華人創業的地方,“這里有高端的人才,很強的技術積累,而且比很多地方更加學院派。”

來自大地產商的反哺

在香港,如果辦公場所租金可以壓縮,創業成本將大大降低。

“這幾年香港的共享空間越來越多,其間少不了大地產商的支持,創業者可以低廉的價格租到辦公場所。可以說,香港現在的創業成本跟以前相比已經不高了。”陳冠華說。

香港X同樣是受益者,新鴻基、信和集團分別在觀塘和佐敦,給香港X免費提供共享空間,透過香港X,再免費提供給投資的創業公司使用。

觀塘是位于香港九龍東側的一個區域。時間退回上世紀60年代,林立的大廈中藏著一家家工廠,它們開啟了香港曾經的工業時代。

自上世紀90年代起,香港工廠大批前往內地,觀塘的工業大廈逐漸空置。昔日的工業區自此衰落,陳舊、腐朽,成了觀塘給人的直觀印象。香港政府統計數據顯示,觀塘多年來“蟬聯”香港最貧窮的區。

2010年開始,香港政府啟動重塑觀塘計劃,希望透過改善基建,將陳舊的工業區,打造成九龍東部的商業中心。那些坐落在觀塘的工業大廈,不少被“活化”,由工業大廈蛻變成商業大廈或辦公樓。

2013年,鵬里資產以9.8億港元購入建大工業大廈,再斥資1.7億港元將其活化成寫字樓,并將這棟建筑命名為KOHO,意為KowloonHeadOffice。

KOHO是觀塘首棟活化成功的工業大廈,具有標志性意義。

次年,香港四大房地產商之一的新世界發展,斥資16億港元購入KOHO。如今,這棟12層的建筑聚集了不少創業公司,新世界旗下的創業加速器EurekaNova和騰訊在香港的首個WeStart眾創空間都位于這間大廈。

在觀塘工業大廈開啟活化的同時,香港政府加大力度鼓勵青年人創業。

2017年,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為青年創業及藝術家提供工作空間,并推出“青年共享空間計劃”,將已活化的工廈空間,以不超過市場價一半的優惠租金,租給青年創業家或者藝術工作者。

在香港政府的號召下,包括新鴻基地產、信和集團、英皇集團等公司在內的10家公司,首批參與支持,將旗下的辦公空間租給創業者。

由于觀塘工業大廈最為密集,空間大、租金低,上述大公司旗下的10個共享空間,6家位于觀塘。他們的示范作用,吸引更多的眾創空間涌入觀塘。如今走在觀塘的大街小巷中,不時會看到著裝“科技”的年輕人。

觀塘之外,香港的其他區域在過去幾年,也涌現出大量眾創空間。

例如,位于新界的香港科學院和位于香港南區的數碼港,是香港政府政策引導下的科創機構和平臺,由政府提供資金,為創業者提供包括工作空間在內的一系列支持。

發源于美國紐約的WeWork,自2016年在香港銅鑼灣建立首個空間之后,至今已經在香港設立9個空間。

由萬科前高管毛大慶創立,紅杉資本、真格基金等機構投資的優客工場,也于2018年初進入香港。

期盼更多的大疆與商湯

時光倒退到2016年底,時任香港特首的梁振英在出席科學院擴建動土儀式上講到,彼時香港約有1600家初創企業,僅有40多個孵化器和共用工作空間。

AlanChan在2017年底與朋友創辦了精準營銷公司Easychat,這是他的第三次創業。

他對《棱鏡》說,香港目前有超過300個共享工作空間,他選擇入駐位于觀塘的騰訊WeStart眾創空間。

WeStart眾創空間自2018年8月正式開業,至今已有來自8個國家的70家初創公司入駐。

騰訊WeStart眾創空間總經理尹穎儀對《棱鏡》表示,這些入駐初創企業不少是看重騰訊的網絡效應,例如一些公司想了解海外市場,或者一些海外公司想了解中國市場,都希望能夠借助騰訊香港的眾創空間,獲得支持。(注:VSMedia公司負責香港WeStart眾創空間的日常運營,騰訊公司并不參與。)

“這里租金平,氣氛也好。而且,對創業者來說,人脈真的好重要,在這里可以接觸到不同的人,認識大公司的機會也多些。資金方面如果有需要,空間也可以幫忙。”AlanChan對《棱鏡》說。

對AlanChan和Easychat來說,2月27日是一個讓他們獲得人脈與資源的好契機。

當天晚上,300多人聚集在KOHO6樓的騰訊WeStart眾創空間里。6家公司依次上臺介紹各自的項目,18家公司設置攤位,展示其產品。

前來聆聽的觀眾多是大企業高管,有的是投資部門的負責人,有的是業務部門的負責人,他們希望借此可以挖掘合作或者投資的初創公司。

2月27日的活動過后,兩三位大企業高管接觸了AlanChan,他們對Easychat的產品產生興趣,希望接洽后續合作機會。

不只是騰訊,香港本地大型公司同樣在關注初創企業,對此,SnapPop的聯合創始人LeoLau深有體會。

至今創立三年的SnapPop,是一個基于增強現實和圖像識別的商品推廣平臺,該公司于2017年入選新世界發展發起的EurekaNova孵化器項目第一期。

EurekaNova孵化器項目由新世界發展副主席鄭志剛發起,初衷是為了發掘智慧零售行業的初創企業。入選的企業可以免費使用EurekaNova在KOHO9樓的共享工作空間。此外,EurekaNova每周舉辦工作坊,向這些創始人們提供金融、法律及設計等方面的培訓。

LeoLau說,之所以能夠入選EurekaNova,是因為SnapPop的服務可以用于新世界集團旗下的一些業務。

例如,漫步在位于香港尖沙咀海濱的星光大道,打開SnapPop的手機應用,對準明星的雕像,手機屏幕上立刻會彈出明星的虛擬動畫,與其合照、互動皆可。

“星光大道是新世界發展負責翻新的,所以這個項目的合作機會也是由他們介紹的。”LeoLau說:“入選EurekaNova之后,SnapPop知名度提高了。”

2017年9月至今,SnapPop先后與不同機構合作了30多個項目,其中大多數由新世界幫忙介紹。

與剛起步的創業者不同,禤文浩創辦的朗琦科技公司經過5年多的發展,已經是香港最大的兒童編程教育機構。如今,他正規劃著走出香港,擁抱更大的“舞臺,這是香港初創企業開拓市場的重要路徑。

內地不少初創企業善于利用內地天然的單一市場,以顛覆商業模式勝出。香港的創業者同樣需要內地市場,但他們希望憑借本地高校的科研實力,打造更高壁壘的技術與研發能力。

“堅決不投那些只做商業模式創新的公司。過去幾年,香港X基金幫助的都是有核心技術的初創企業,有了技術壁壘,還要找到市場。”陳冠華說。

創業之路九死一生。

對香港初創企業來說,技術與市場,如能兼而有之,或可走得更遠。全球無人機霸主大疆、入選美國時代周刊2018年最佳發明的Lumos智能頭盔、癌癥早期檢測公司Cirina、人臉識別公司商湯科技,莫不如此。

這些誕生于香港的獨角獸公司,已是香港發展科創之路的注解。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細則》政策支持下,香港的創業的星星之火或許可以燎原。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作者 棱鏡深網 授權鈦媒體發表,并經鈦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分享到: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棱鏡深網
棱鏡深網

堅持深度報道原創,聚焦財經科技領域。

評論(1

  • 北地之風 北地之風
    回復
    0

    香港本身市場不大啊,"消費"附魔缺失,只能走附加值產品,底層技術,被并購向這幾條路。 而且人就這么多,房租和生活成本極高。。。只能帶優質玩家玩是燎不了原的。

    2019-04-13 17:16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