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安徽十一选五玩法
第一時間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識與數據
下載鈦媒體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團隊內訌、投資人撤資,中國首家無人車公司猝死之謎 | 鈦媒體深度

摘要: 曾創下行業A輪融資額之最、一直不缺錢,卻最終瀕臨倒閉、在資本市場低價待售,明星公司Roadstar是怎么死的?鈦媒體多方采訪指向三個明顯的事實:第一,創始團隊內訌;第二,融資款買理財觸動投資人風險紅線;第三,股權及治理結構極其不合理。

“在資本寒冬里,我們不是死于缺錢,而是內部斗爭。”

楊晨是Roadstar.ai(下稱Roadstar)一名接近創始團隊的員工,近日向鈦媒體透露,Roadstar在經歷一系列管理層動蕩之后,已經讓投資人失去信心,上一輪投資方集體要求撤資,公司賬戶中近6億元資金被凍結。原Roadstar CEO佟顯喬也向鈦媒體證實,確已收到仲裁通知,正聘請律師積極應對。

Roadstar是一家自動駕駛明星公司,曾創下行業A輪融資額之最,也是本領域最被投資人看好的公司之一;如今卻瀕臨倒閉,正在資本市場尋求低價出售。

一位曾有意收購Roadstar的知情人士向鈦媒體證實,如今這家公司“正四處尋找收購方”,除了車企,Roadstar還在接觸香港資本機構,“作價數千萬美元,還不到之前(估值)的十分之一。”

“因資金被凍結,公司拖欠大量員工工資,所以公司現在一邊面臨投資人的撤資仲裁,一邊是勞動仲裁。”楊晨說,“如果有人愿意低價接盤,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Roadstar.ai是深圳一家自動駕駛明星創業項目,與谷歌旗下的Waymo一樣,定位于研發 L4 級別自動駕駛技術,公司三名創始人分別是CEO佟顯喬、CTO衡量和首席科學家周光,三人曾是百度北美研發中心的同事。

2018年5月,Roadstar獲得1.28 億美元A 輪融資,由深創投和雙湖資本領投,估值達到4億美元,在當時創下自動駕駛行業同一輪次最高融資額。

在去年11月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該公司也成為大會首次合作的初創無人車公司,在官方媒體下榻的酒店投放多輛自動駕駛車,提供接駁服務。
ro

2018年互聯網大會上的Roadstar無人車

但就在公司處于上升期時,一則罷免聯合創始人的公告,暴露了Roadstar創始團隊的內部紛爭,也讓這家明星項目驟然停擺。

1月21日,Roadstar.ai發布公告,列舉其聯合創始人兼CTO周光私藏代碼、數據造假、收受回扣等違紀行為,并宣布罷免聯合創始人兼CTO周光在公司的一切職務,終止所有勞動合同。

據鈦媒體了解,本公告由Roadstar現任CEO衡量、原CEO佟顯喬等管理層開會決議后發出,而戲劇化的是,在CTO周光被“罷免”之前,CEO佟顯喬和首席戰略官那小川已經被董事會免職。

公司創始團隊的動蕩不斷,讓投資人失去信心。今年1月底,A輪投資人以“違反相關投資協議”為由,向Roadstar創始成員提起仲裁,要求撤回投資款。

“現在公司人都走了,只有創始人在和A輪投資人打官司。”一名Roadstar的技術員工向鈦媒體表示,初步的情況是,CTO周光被“罷免”后帶領一批技術人員成立了新公司,還有一批人被分流進另一些同城自動駕駛項目

Roadstar 一位希望匿名的天使投資人向鈦媒體確認了上述事實。

“如果不是創始人斗爭,公司新一輪融資還是比較狠的。”楊晨苦笑了一下說,“此前幾個大型機構和一家全球頭部車企都曾經給出過TS,投前估值達到8億美元。”

內斗“羅生門”

Roadstar創始團隊不和的消息早已通過不同版本在業內流傳,而將矛盾公開化的則是一則官方公告。

1月21日,Roadstar.ai官方公眾號發出《深圳星行科技有限公司關于處理周光違紀行為的公告》,罷免聯合創始人兼CTO周光在公司的一切職務,終止所有勞動合同。這則公告列舉了列舉了當事人周光私藏代碼、數據造假、收受回扣3大違紀行為。

公告發布當日下午,公司現任CEO衡量和原CEO佟顯喬接受了鈦媒體電話采訪。衡量表示,“公告中所列舉的周光的三大違紀行為都有相應證據,會在合適的時機公布。”

就在衡量和佟顯喬接受媒體采訪時,在日本東京出差的周光得知被“罷免”的消息,隨即向媒體發出回應:之前的消息為顛倒是非,董事會和我完全不知情,明天我、投資人、股東,所有技術TL會接受采訪。

但是第二天,周光助理發了一則采訪取消的通知后,隨即解散了媒體群。而對上述“罷免公告”作出公開回應的,是Roadstar天使輪和A輪投資方云啟資本。云啟資本向媒體發布了一則署名為“星行科技全體投資人”的聲明:

聲明表示,解除周光職務的決定有損公司和股東的核心利益,并且程序上也違反了與投資人的相關協議,并不生效,建議團隊成員充分溝通,消除分歧。

據鈦媒體了解,云啟資本是Roadstar的天使輪和A輪投資方,持股17%,是公司最大機構股東,也和深創投、雙湖資本一道是Roadstar的三位機構董事會成員。

“在公司內部矛盾的處理上,實際上大部分都是深創投、云啟和雙湖在參與,三家機構的行動也比較一致。”楊晨向鈦媒體表示。

但為什么投資人聲明是站在周光的立場上?一位Roadstar早期投資人告訴鈦媒體,“首先是因為周光在團隊的技術貢獻最大,之前他是首席科學家,現在是CTO,而且更重要的是,原來的CEO佟顯喬和首席戰略官那小川已經因為不少出格行為被fire,投資人沒法再支持他們。”

公開信息顯示,Roadstar公司成立之初,三位創始人的職位劃分是:佟顯喬擔任創始人兼CEO、衡量擔任聯合創始人兼CTO,而周光是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曾在逐鹿X從事創投服務的那小川因有融資貢獻加入Roadstar,擔任首席戰略官,有少量股份,但不在聯合創始人之列。
“星行科技”股東持股圖(來源:啟信寶)

Roadstar.ai 即“深圳星行科技”股東持股圖(來源:啟信寶)

鈦媒體從多個信源處獲悉,佟顯喬和那小川是哈工大同學,2018年8月,投資人指責那小川在引進融資時隱瞞創始人內部矛盾,同時懷疑那小川未經董事會同意動用融資款項買入P2P理財產品,危及資產安全,因此要求那小川離開公司,遭到佟顯喬反對。

佟顯喬和投資人之間產生矛盾,被要求一同出局。而投資人為防止資產流失,要求掌控公司公章和網銀U盾,因此,佟顯喬陣營與站在投資人陣營的周光之間發生了爭奪公章事件。

不過,親歷過該事件的Roadstar財務員工韋青不愿意稱此為“爭奪公章”。“先是周光去搶的,佟顯喬當時就是公司法人,他保管公章和使用公章,不是他的權利嗎?”韋青向鈦媒體表示。

另據媒體報道,雙方曾發生肢體沖突,報警之后才得以平息。而據楊晨回憶,這次事件確實讓各方的矛盾都被激化,“矛盾激烈的時候,投資人去公司要求佟顯喬交權,被保安攔在門外。”

9月份,Roadstar召開董事會,佟顯喬和那小川因票數不敵,被解除職位,原公司CTO衡量接任CEO,而首席科學家周光則接替衡量成為CTO。

CEO和首席戰略官被免職,Roadstar似乎可以駛入正常軌道,但未想到,現任CEO衡量和CTO周光的矛盾又趨于白熱化。

“雖然投資人推舉衡量擔任CEO,但只讓他負責市場工作,公司的日常運營由天使輪投資方貴邦資本派來的一名投資人負責。”楊晨透露。

一位Roadstar早期投資人也向鈦媒體表示,“安排衡量擔任CEO,本來就是過渡性的,他CTO沒當好,臨時CEO也當的不好”。

據鈦媒體從多個信源處獲悉,Roadstar公司約60名員工,有40多名技術員工,此前有10多名技術員工向衡量匯報,近30名員工向周光匯報,而衡量擔任CEO之后,技術員工全部向周光匯報。

原CEO佟顯喬此前在接受采訪時也表示,周光曾令其下屬給投資人寫信,推薦其當CEO。多重威脅,讓衡量無疑感到佟顯喬的覆轍將在自己身上重蹈。

2018年12月中旬,衡量將在美國度假的佟顯喬召回,Roadstar的兩任CEO在公司內部被稱作“復仇者聯盟”,聯手發出了1月21日那則“罷免”周光職位的公告。

而從多家媒體的報道來看,衡量和周光的矛盾在公司成立不久就已經出現,比佟顯喬和周光的矛盾還要早。

倉促創業,互信缺失

2016年3月,自動駕駛初創公司Cruise Automation被通用汽車集團斥資10億美元收購,掀起國內自動駕駛創業大潮。

“早期的融資就是靠刷臉,我就說了下要做自動駕駛,團隊和方向還沒確定,就拿到了幾百萬美金融資。”普林斯頓大學教授、自動駕駛項目AutoX創始人肖健雄,曾向鈦媒體回憶起早期的融資經歷。

在百度北美研發中心供職的程序界大神樓天城和百度無人車首席架構師彭軍,也于2016年中雙雙離職,同年年底成立Level 4自動駕駛項目Pony.ai(小馬智行),在種子輪即引入紅杉中國基金和IDG資本兩大明星機構。

資本迅速涌入讓同在百度北美研發中心工作的佟顯喬、衡量和周光看到機會。衡量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坦言,“我們也是看到Pony(小馬智行)創業之后,覺得這是個很大的機會,因此決定聯合創業。”

雖然沒有樓天城和彭軍的名氣響亮,但佟顯喬、衡量和周光都已經擁有自動駕駛行業的光鮮履歷。
三位創始人信息

Roadstar.ai三位創始人信息

公開資料顯示,Roadstar公司CEO佟顯喬是弗吉尼亞理工大學無人車方向博士,曾就職于蘋果特殊項目組、英偉達自動駕駛算法組,在百度硅谷團隊負責無人車定位和地圖,CTO衡量曾就職于特斯拉 Autopilot組、谷歌地圖街景組,在百度擔任自動駕駛項目組技術委員會核心委員。

相比于佟顯喬和衡量,周光幾乎沒有其他工作經歷,其從德州大學博士畢業后,即加入百度硅谷無人車團隊,負責標定、感知等方面的工作,因此在公司中的職位稍弱,是首席科學家。

從領英等平臺信息來看,Roadstar三位創始成員的共事時間并不長。衡量是2016年4月加入百度,而佟顯喬和周光都是8月份加入,而同年12月底,三人決定聯合創業。

不僅共事時間不長,三人在百度期間的職位相當,且都未擔任過高級管理崗位。

“雖然劃分了CEO、CTO和首席科學家,但三個人心里誰都不服誰,因為都是技術入股,誰也沒出錢,所以在股權分配上很難讓步。“張池是參與過Roadsta早期融資的員工,其向鈦媒體透露,之所以推舉佟顯喬當CEO,是因為佟顯喬表現得相對成熟,曾墊付了不少差旅費和注冊公司費用。

張池對鈦媒體講述了該公司早期融資的一個插曲:三位創始人曾與順為資本接觸,希望獲得雷軍的投資。當時(創始團隊)提出的股權分配是絕對平均(即三人按1:1:1分配),順為方面認為“三人不成熟”,拒絕提供融資。

而為了推進融資,三人勉強通過了CEO佟顯喬持有更多股份的方案,CTO衡量和首席科學家周光的股份則保持一致。經過天使輪和A輪融資后,佟顯喬持股16.8%,衡量和周光分別持股10.2%,差距并未拉開,也即,三個創始人沒有一個擁有絕對控制性的股權份額。“佟顯喬多持有的那一部分股份其實是口頭承諾代持期權池。”張池說。據張池的觀察,三位創始人之間缺少足夠的信任。

除了缺乏互信,三人的工作節奏也出現了齟齬。

一位離職員工向鈦媒體輪廓化地描述了對三位創始人的印象,“佟顯喬像個國企領導,2018年中以后就不太負責技術工作,衡量像個大學教授,說話慢條斯理,喜歡科普,而周光更像個大哥,能和下屬打成一片,和大家討論技術。”

多位Roadstar員工也向鈦媒體表示,在工作當中,周光是最有創業節奏的一個,在Roadstar的技術貢獻也很大。

Roadstar曾經與豐田合作過自動駕駛大巴的技術定制項目。一位參與過該項目的員工向鈦媒體表示,“周光做事情非常快,一個星期就把項目做完了”。此外,跟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的合作,也幾乎是周光一個人指揮完成。

2017年底,Roadstar計劃回國發展,那小川和佟顯喬在深圳搭建總部,留在美國的衡量和周光則因工作節奏不同產生了矛盾。

周光指責衡量“總是把論文上的東西傳達一下,自己不執行,也不抓進度。” 這位離職員工還告訴鈦媒體,“一次投資人試乘出了問題,周光也將責任歸在衡量負責的規劃控制組。”

因此,早在2018年3月,佟顯喬和那小川就被周光說服,三人計劃趕走衡量,理由正是衡量的“技術貢獻不夠、也不符合創業公司節奏”。

鈦媒體從多個信源獲悉,A輪融資的股權變更中,三人讓衡量多簽了一倍的簽字頁。

雖然這些簽字頁并未使用,但那小川在“趕走”衡量的計劃中表現出的積極性,讓周光不安。佟顯喬和那小川是哈工大同學,兩人加起來的股份遠超過周光。

2018年6月,周光轉與衡量結盟,將矛頭首先對準了那小川。而那小川作為負責引進投資的首席戰略官,除了在投資人處落下了隱瞞管理層矛盾的口實,也在融資款的管理上違背了投資人的意愿。

P2P理財之謎

公開信息顯示,2018年5月,Roadstar宣布完成A輪1.28億美元融資,雙湖資本和深創投集團聯合領投,老股東云啟資本,以及招銀國際、元璟資本跟投。2017年5月,Roadstar.ai在創立之初已獲得千萬美元天使輪投資,投資方為云啟資本、松禾遠望資本、銀泰資本、耀途資本、貴邦資本等機構。

據鈦媒體獲悉,兩輪融資完成之后,Roadstar產生了七名董事會成員,即佟顯喬、衡量、周光三名創始成員,首席戰略官那小川,以及云啟資本、雙湖資本和深創投三名投資機構。

“雖然深創投在三個機構董事會成員中持股比例最少,但其態度最為強硬,罷免佟顯喬和那小川、要求撤回投資款的訴求,都是深創投先主張的,其他股東大部分是跟隨。”楊晨告訴鈦媒體。

就上述評價,鈦媒體向 Roadstar 其他相關投資人進行了求證,截止發稿均未獲得回復。

公開信息顯示,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深創投”)由深圳市政府1999年出資并引導社會資本出資設立。

鈦媒體獲悉的微信聊天截圖顯示,深創投的投資款到賬之時,投資人向那小川推薦興業銀行作為打款銀行,雙方接洽之后,興業銀行方面建議Roadstar將這筆投資款以活期存款放在興業銀行,并為Roadstar申請了高出定期掛牌價的活期利率。

同時,為了“湊一個考核數”,興業銀行還希望Roadstar將其他銀行的活期資金歸攏到興業銀行。

鈦媒體獲得的一份財務審計文件顯示,那小川不僅沒有將其他銀行的活期存款轉入興業銀行,還將深創投的投資款從興業銀行取出,再加上公司的其他投資款,買入了年化利率5.8%的五礦信托產品和4%奇點金服等理財產品。

財務審計文件

財務審計文件(文件來源要求匿名)

Roadstar財務人員韋青告訴鈦媒體,“公司把錢從興業銀行轉走,就是覺得收益太低,貴邦資本的投資人后來考慮到理財,也覺得這個利率有點低。”

雖然動機明了,但那小川在動用融資款的流程上犯了錯,不僅未經過董事會同意,也未讓周光和衡量兩位聯合創始人知悉。

在團隊之間本就猜疑橫生的氛圍中,買入P2P理財造成巨額虧損、收受回扣等消息很快傳進投資人耳朵。

“很多公司都在拿融資款做理財,天使輪我們就在做,投資人盡調都知道。而且公司的財務都是我管,周光和衡量負責技術,他們一般不過問。”那小川就此事向鈦媒體回應。

不過,財務審計在9月份開始,而在此不到兩周之前,那小川的一系列理財舉措似乎已經觸動投資人的風險紅線。

8月下旬,投資方以隱瞞創始人矛盾和未經董事會同意購買高風險理財產品為由,要求那小川離開公司。同時,為避免后續的資產風險,投資人也要求掌管公司公章和網銀U盾。這也是佟顯喬和周光之間發生爭奪公章事件的起因。接近管理層的人士還透露,此后雙方被雙湖資本勸和,公司和資方共掌公章和U盾。

綜合多家媒體報道來看,在2018年9月,Roadstar通過董事會對佟顯喬和那小川進行停職,衡量接任CEO,財務權也移交給衡量,投資方對公司展開財務審計。

“調查的結果就是:我買的不是P2P,也沒有造成資產損失。”那小川向鈦媒體表示,“如果像媒體報道的,虧了幾千萬,我早就去坐牢了。”

韋青也告訴鈦媒體,“公司買的肯定不是P2P理財產品,買的是五礦信托和奇點金服的理財產品,年化5%左右,不算太高風險那種。”

最終在財務審計中發現的問題,主要是“公司某幾項采購少了幾張發票。”

但為時已晚。在這個過程中,這批海歸創業精英選擇以一種草莽方式來應對喪失股權的風險,已經與投資人結下矛盾。
理財產品被強制贖回,投資人表示可能損失投資收益

Roadstar強制贖回理財產品,部分投資人表示可能要放棄收益

鈦媒體獲悉,Roadstar的理財資金在9月下旬被要求強制贖回,佟顯喬和那小川的離開也已成定局。

“后面幾個月,就是投資人與佟顯喬和我談論股權處理,但一直都沒有妥善方案。”那小川對鈦媒體說。

直到今年1月份,衡量與佟顯喬聯手,計劃利用創始人的投票權優勢趕走周光,投資方對公司發展徹底放棄希望,決定通過沖裁,啟動回購條款。

為了“尚未產生的利益”

“現在公司賬上還有5.8億元,都已經被凍結。”一位Roadstar的天使投資方告訴鈦媒體,“這些錢還不夠償還A輪投資人,我們天使輪資人的錢就當打水漂了。”

上述投資人透露,Roadstar的天使輪投資人幾乎都去轉向支持周光的新公司,希望在周光的新項目中止損。

據公開信息,Roadstar在A輪融資1.2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8.6億元。也就是說,如果投資人在仲裁中勝出,Roadstar除了要退還賬戶近6億元資金,三位創始人還需要根據各自股權比例償還剩余債務2.6億元。

楊晨對鈦媒體透露,除了創始人的債務,Roadstar的賬戶資金在1月底被凍結之后,也已造成拖欠20多名員工2月份的薪水,勞動仲裁通知書接連向Roadstar發出。

Roadstar收到的勞動仲裁通知書

Roadstar收到的勞動仲裁通知書

此外,Roadstar在“罷免聯合創始人”事件后,突然開始裁撤員工,而被辭退員工也讓Roadstar背負了不少n+1的賠償債務。鈦媒體從Roadstar內部獲得的一份律師函顯示,辭退員工的舉措被指來自周光。

鈦媒體就此事向周光求證,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Roadstar發給周光的律師函

Roadstar發給周光的律師函

除了離職和被辭退的員工,一些技術員工要么被分流加入其他的自動駕駛團隊,要么加入周光的新項目,據鈦媒體了解,加入周光新公司的Roadstar員工有20多人。

疑似周光新公司工商信息

疑似周光新公司的工商信息

據鈦媒體獨家獲悉,周光新公司的名稱為深圳元戎啟行科技有限公司。這一消息得到Roadstar投資人的確認。

工商注冊信息顯示,該公司成立于今年2月18號,注冊資本100萬元,在3月25號做了名稱變更,經營類目也由“計算機軟硬件、信息系統軟件的技術開發、銷售等”變更為“自動駕駛的技術開發、技術咨詢;計算機系統開發,計算機應用軟件開發等”。

貴邦資本出資人韓帥,也是Roadstar天使投資方

貴邦資本出資人韓帥,也是Roadstar天使投資方

擔任深圳元戎啟行公司法人的正是韓帥。韓帥是Roadstar天使輪投資方貴邦資本的出資人。

隨著員工離散、周光組建新的公司、投資人走向支持周光和發起仲裁兩個陣營,其他幾位創始成員和股東也開始籌劃自己的下一步。

據鈦媒體了解,那小川離職后,成立了一家個人FA公司,干起了在逐鹿X的老本行;而衡量還留在國內應對投資人的仲裁。

而對于接下來的仲裁,一位公司早期成員向鈦媒體分析,“創始人的贏面不是沒有,但即便官司贏了,投資人為了止損,可能還會找其他事由繼續仲裁,所以最好的情況是,有人能投一筆錢進來,加上公司現有的資金,買掉A輪投資人的股份,然后再投點錢帶著公司向前走。這筆資金不需要很大,1-2億人民幣就夠了。

據透露,在這場仲裁上,投資人和創始團隊都付出了不少代價,投資人已經花費了1200萬元律師費,而創始團隊的律師費用也已經支付600萬元。

原Roadstar CEO佟顯喬告訴鈦媒體,他已經重新開始自己的事業,不便透露去向。

鈦媒體問及對Roadstar的未來走向有什么預期,佟顯喬說,“我不預期也不care任何結果,反正是可惜了。”

但佟顯喬又忍不住對鈦媒體總結道,“在我看來,rs(Roadstar)的核心問題是太多人在實際并沒有利益的時候跳出來爭利益,其實都是虛的。”(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楊晨、張池、韋青均為化名。采訪、撰文/李勤)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鈦媒體原創,未經授權不得使用,如需獲取轉載授權,請點擊這里
分享到: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李勤

評論(8

  • 沐清旋刃 沐清旋刃
    回復
    3

    人的問題永遠是根本問題

    2019-03-31 18:28 via iphone
  • 相互都不了解,做什么合伙人,對一些事情的應對,也看出這幾個人不成熟,四個關鍵人物,就一個干活,周光又不是給你們打工的

    2019-03-31 20:12 via iphone
  • 鈦a0V60C 鈦a0V60C
    回復
    4

    中國人就不適合合伙做生意

    2019-03-31 16:28 via android
  • SolarKe SolarKe
    回復
    2

    格局太小,如何起家!

    2019-04-03 11:25 via android
  • 楓林小火山 楓林小火山   回復  鈦a0V60C
    回復
    1

    所以中國所有的創業公司,要么是單干起來的,要么就是和外國人合伙的? 有的中國人,看到一個失敗案例,就說是人的劣根性,就說是中國人,就說是所有的中國人都這樣,就說中國人根本就不適合干這個,最后得出結論,中國人不行。呵呵。

    2019-04-02 16:53 via pc
    • 鈦a0V60C 中國人就不適合合伙做生意
      2019-03-31 16:28 via?android
      回復
      4
  • 瀟澎 瀟澎
    回復
    0

    沒怎么聽說過

    2019-04-01 08:25 via android
  • 北地之風 北地之風   回復  l_xy1010
    回復
    0

    算常態吧。。。買理財。。。但是在早期被投企業內未經董事會同意這么做比較犯忌諱,很容易被人理解為不務正業,挪用投資款以及收受回扣。

    2019-03-31 23:09 via android
    • l_xy1010 高管背著董事會拿著股東的錢私買理財產品...
      2019-03-31 16:50 via?iphone
      回復
      1
  • l_xy1010 l_xy1010
    回復
    1

    高管背著董事會拿著股東的錢私買理財產品...

    2019-03-31 16:50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